焚椒阁

扔掉了记忆的人。

2015年4月9日

前天哈工大的人请我们吃了饭,谈了谈比赛方面的事情,在和他们谈话的过程中确实感到了我们学校学生的不足。我在我们学校来说已经算是比较优秀的了,可是对于哈工大那边的人来说,我这样的人非常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看过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小世界有多么的小。虽然我和包为政一起,哈工大那边也是两个学生,但是对于我自己来说,我可是代表着我们学校的,我收拾好了一切,开启沉稳模式,每次到我觉得比较正式的场合我都会变成这样啊,说话变得自信,嘴角还有点微笑,我平常怎么就不能这样呢。我最近一直在看李中莹老师的《爱上双人舞》,在书里面我发现了我自己的两大心理问题,第一个就是容易被情绪控制,第二就是从小缺乏关注。还好我自己对心理学很了解,懂得用方法来控制自己的情绪,否则就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了。对于从小缺乏关注的问题,我不怕别人说,我是个喜欢面对问题的人,我觉得这世界上的困难许多是我们无法逃避的,早晚要面对的困难,逃过了眼前的还有下一个。而且我是个容器控,好多次了,买东西的时候人家都问我买什么,我都说我想要的是东西的盒子,铁盒,玻璃瓶都是我特别爱收藏的东西。从心理学角度上来说容器控就是一种缺乏安全感所以囤积觉得将来可能需要的物品的一种心理表征。到这里我也不得不说,从哈工大的事情说到这里,我们的学习能力课的老师看来是对的,我是个典型的右脑思考者,思维跳的太快,朋友和舍友也总说跟不上我想东西的思路,不过我自己倒是挺习惯的。但是有一点不太好,我跳的太快,有的时候产生的好想法忘记了,就怎么都想不起来了,所以我随身都带着小本,而且手机的记事本也是满满的。

晕,再说回哈工大的事情。协会创办了10年了,但是这期间能够把我们学校的学生比上哈工大的学生的还没有过,我们七年来年年举办联赛,可是成绩也一直都不怎么样,只不过让我们学校的学生见识了哈工大的学生有多么厉害。半个月前我估计我也是脑袋抽筋了,突然就想振兴协会,可是协会根本就没“兴”过,虽然一直是院里最大的协会,但是大二没有做管理人员却还能够继续为协会做贡献的人基本上已经找不到了。半个月前的培训非常成功,三十个人能够到我非也非常满意,绝大多数同学们的51最小系统板都可以投入使用了。上周因为比赛和清明节的原因,并没有举办实质性的培训,这个周六就要校内赛了,这之间我还是给了比上届我们能够获得的要多得多的支持了。哈工大方面的学生很牛,而且身为我们这种做技术的,其实都有缺乏关注这种弊病,不懂事的人会高调、张扬,而明些事理的,比如我和哈工大的那个带头人,我们都懂得“低调的炫耀”。经常用一件自己的小事貌似不经意的提一下真正想说的事,有时候感觉自己对心理这方面太擅长了,特别能分析身边的人心里想的事情。那时候和云昊谈论和同院某位大神为什么我在那人面前很谦虚,我就又滔滔不绝了一回。

总之这周末吧,我想带他们进行stm32的有关培训,如果哈工大方面不出一道stm32的题目了,那我们出,我一定给予这道题目全力的支持。这周末的培训先用以前我自己做的的stm32最小系统板,等到比赛结束我打算自己再做一套好一点的stm32开发板,给学弟学妹们用,当然包为政也想要。我得加点技术费,但肯定比网上的便宜,关键是我最近穷啊,没钱了,今天去买洗衣液,被商家忽悠了,28的洗衣液下面贴的8元签,结账的时候幸亏身边没有人。我就剩22元现金了啊!支付宝剩65,学生卡还坐坏了,我是有多倒霉。幸而这周挑战杯报销的钱可能就要下来了,可能有三百多块。卖出去最小板可能再有几百块钱。最近花的太狠了,这两个月不得有个五六千,不敢向父母要,先打肿脸充胖子,活不下去了再说。对了,我把自己做的音响的电源改装了,这回供电是正负二十一伏的直流电源,音质超级棒,顶的上几百元的音响,我想带学弟学妹们做这个,这个多有意思啊。

我现在对这个科技部部长有点留恋了,而且也没有寻觅到合适的接班人,传统大三应该下的,但是我不行啊,我下了协会又没救了,要么我估计我可能要学武则天在背后“垂帘听政”了,反正位可以放,权不能放,我这个一把手的位置可不是什么人都做的了,等我找到适合的人选的,希望这届我们能培养出自己满意的学生。

又两点了,我不想这么晚睡,卖苹果的一直也不来,我得去找个水果市场了,不然每天一个苹果好不容易养成的习惯可就保不住了。

我相信早晚会找到一个价值观和我一样的人,我们不一定是一见钟情的,也不一定要被人说般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我们一定是最懂对方的,不需要对对方做出很大改变,因为我们了解,我们习惯,我们喜欢,我们适合。

我不想做一个别人仰慕却不愿接近的太阳,想做一个既让人觉得好又让人觉得温暖的阳光。以前做够了太阳,我现在希望变成阳光,能飞来飞去,能享受风的自由和星的闪亮,踏着五彩的祥云,成为爱人的男子汉。

评论

© 焚椒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