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椒阁

扔掉了记忆的人。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这些天要复习三级考试,要准备挑战杯答辩,要把飞思卡尔比赛的电路板焊好,要给协会的比赛出题。事情很多,也很累,于是每天在实验室睡,就为了能多有两三个小时专心做自己的事情。

说起来,至少有一个朋友F还一直关心着说我已经很厉害了,要我多注意身体,不要总是让自己太累。于是我一直问自己,为什么自己明明知道很累,却一直在坚持,我是不是在勉强?

在我记忆里,有这么一种状态,全身心投入的感觉,就像方圆说的:“我们怀念高三,其实就是怀念那种得心应手的感觉。”这种感觉也并不是在大学就不会有了,前两天和朋友H从八点钟谈到十点半,画了一天的电路板,不想休息,不过明白必须休息,所以开始和他讨论各种问题,人生哲学,电路基础,各种天马行空。那时候我们谈到了去年的电赛,我知道自己的问题所在,所以在他面前我也坦然承认了,电赛我觉得我没有凭实力拿的省一,不是说我没实力,不过是有老师在暗中运作了,所以我也不太提这件事情。不过说回来,电赛最让我留恋的,是那种感觉,一个暑假每天从早到晚,大家在实验室挤的满满的,热烈的讨论问题,制作自己喜欢的东西,白天感觉像放假,而晚上大家都在的时候,暖暖的气氛围在身旁,那时候和朋友Q在一起,做一个四轴飞行器,生活真是惬意。
于是不经意间,电赛就来了,忽然得知师兄T和师兄Z也要参加,当然师兄T和我的关系一直是最好的,我最尊敬他,不过面对两只老鸟,我觉得这比赛挺不公平的,我大一他们大三,却在同一标准竞争。电赛的前一天晚上,我通宵都没睡,我不是爱犯焦虑症的人,不会临考前辗转反侧,我不过是想准备一辆车,这样如果有车的题目我能先人一步。
当然,结果还是没有车,也没有我有把握的题目。
最后选完题,和Q还有H(这个H是另一个电子专业的,我们一起勤工助学),八天八夜,一起做了一个电能测试仪。说是一起做,不过还是我自己做,我自己写报告罢了,两个人陪我,我也习惯了做独狼了。
去淄博,还记得是五号中午的汽车,前一天晚上大家几乎都没回去,都在匆忙的准备着,睡眼惺忪的坐上了车,下午四点到了淄博,在淄博公园逛了一圈,在路上拍了几张颇具迷幻风格的照片就回去了(估计是我的脑袋被车晃晕了吧,我讨厌机动交通工具,除了自己骑摩托车),第二天早上就比赛,还记得当时给自己留得贴纸,是"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与洛可可精心交错的字,现在想起来还喜欢。
总之比赛过程很平淡,除了被220的电电了一下。于是比赛结束,大家收拾东西走人,离开实验室,当时在509,我是最后一个走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特别想看看,原来满满人的实验室只剩下我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于是在最后几个人离开实验室的时候,我的脑子就空了,坐在我的位置上呆呆地望着屋子,原来乱乱的线和元件都不见了,摆满的像小山一样的电表和示波器都不见了,就像从我的身体上割下一块病肉,他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可是我却迟迟的舍不得。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不知道在想什么,脑袋很乱,明明自己做的很好,是不是太投入了,为什么这么空,这样失落。是不是人生总会有些东西让你爱上又突然跑开让你伤心?
一个月后,我突然就不怎么想了,因为机器人比赛开始了。
我突然明白,我所留恋的那种感觉,就是自己已经有所积累的成就的感觉,自己不愿意放弃自己花了很大努力做的东西,不愿意让他成为过去。就像一个人读完了经济学,却和他说,你以后不会做经济方面的工作了,学翻译吧,过去的一切都不得不舍弃。
但我想我们的心里依然饱有着希望,满满的心,不会因为过去而牵绊。
毕竟生活还给了你一个新的开始,没有真正的结束。
一切的一切,也从未结束过。
一切的一切,都带来了全新的开始。

所以我拥抱他,拥抱明天。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评论

© 焚椒阁 | Powered by LOFTER